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2021:我國版權保護事業將繼續乘風破浪

2021年01月11日 10:21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編者按 難忘不凡的2020年成為過去,承載希望的2021年迎面而來。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正式實施,《刑法修正案》將於3月1日起實施,歷經十載新修訂的《著作權法》將於6月1日起施行,這為創新、創造、創作提供更加良好的法治環境。站在新徵程新起點,中國版權保護事業將繼續乘風破浪,書寫新的精彩。

進入2021年,《民法典》已經開始施行,新修改的《著作權法》將從6月1日起施行。新修改的《刑法》將侵犯著作權罪刑期提高到10年。在《民法典》統領下,最高人民法院陸續制定、修改與審理著作權糾紛案件有關的司法解釋,國務院將修訂與新修《著作權法》相配套的行政法規,有關部門規章和規範性文件也在進一步完善和制定中。2021年,學習宣傳貫徹落實《民法典》和新修《著作權法》將是各行各業的大事。我國版權保護事業將繼續乘風破浪前行。

新修《著作權法》構建大保護格局更完善

《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改歷時10年終於完成。新修《著作權法》完善了“作品”的定義,保護更全面,規定更趨合理,有很強的前瞻性和預見性,可以將現行法無法囊括的作品類型、未來新作品類型,都納入調整的範疇。將不受保護的“時事新聞”縮限為“單純事實消息”,同時增加了新聞類職務作品的規定。這樣的設計更利於界定新聞成果的版權歸屬和新聞成果的傳播與版權保護,將對我國新聞事業的發展和媒體深度融合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新的一年,在媒體融合背景下,新聞界應該對標新修《著作權法》的規定,建立新的新聞作品版權管理與運營制度,制定存量和增量新聞作品版權資產管理制度,制定新聞類職務作品的管理、傳播與運營、國際傳播與版權保護辦法,完善勞務合同等內部管理制度,規範與新聞工作者的版權法律關係,明確職務作品的獎勵規則,尊重新聞工作者的署名權等合法權益。

新修《著作權法》增加了侵權損害賠償的確定方法。在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和侵權人的違法所得都難以計算的情況下,改變了現行法直接適用法定賠償的規定,增加了可以參照權利人的“權利使用費”給予賠償的規定。這給權利人主張經濟賠償增加了主動性,提供了更多的維權便利。

除此之外,新修《著作權法》還規定了“懲罰性賠償原則”。對於故意侵權、情節嚴重的情況,法院可以根據侵權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的實際損失、侵權人的違法所得、權利人的權利使用費1倍以上5倍以下的賠償。在適用法定賠償時,不但將法定賠償額的上限由現行法的5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還設定了下限500元,這將對侵權盜版產生強大的震懾作用,有效遏制侵權盜版行為的發生。權利人的主動維權意識將進一步增強,維權底氣更足。很多當事人會主動尋求調解、和解、仲裁等方式解決版權糾紛,化解大量社會矛盾,減輕司法機關的壓力。與其他知識產權法律步調一致,形成全社會對知識產權侵權盜版的統一打擊態勢,構建知識產權嚴保護、大保護、強保護格局。

著作權行政執法打擊侵權盜版更有效

著作權行政執法與司法審判相比,具有查處快速及時、積極主動、投訴方便、成本低、效率高等特點和優勢。從2005年開始,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信辦、公安部、工信部開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劍網行動”,建立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機制,通過主動約談、警告、罰款、沒收侵權複製品、設備、工具等手段,查處了一大批有影響的侵權案件,對規範網絡視頻、網絡音樂、圖片市場版權秩序,促進相關產業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新修《著作權法》增強了著作權主管部門的行政執法權限,強化了執法手段與力度。新修《著作權法》規定,著作權侵權行為同時損害公共利益的,由著作權主管部門責令停止侵權行為,予以警告,沒收違法所得,沒收、無害化銷燬處理侵權複製品以及主要用於製作侵權複製品的材料、工具、設備等,違法經營額5萬元以上的,可以並處違法經營額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經營額、違法經營額難以計算或者不足5萬元的,可以並處25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同時,新增了著作權主管部門詢問當事人,調查違法行為,現場檢查,查閲、複製合同、發票、賬簿等有關資料以及查封、扣押有關場所和物品等職權。著作權主管部門依法行使職權時,當事人應當予以協助、配合,不得拒絕、阻撓。

2021年,各級著作權執法部門將繼續按照《2020—2021年貫徹落實〈關於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推進計劃》的部署,加大行政執法力度,對羣眾反映強烈、社會輿論關注、侵權假冒多發的重點領域和區域,會重拳出擊、整治到底、震懾到位,進一步推動版權誠信體系建設。

同時,由於新修改的《刑法》將侵犯著作權罪的刑期提高到10年,國務院將修改配套行政法規,最高人民法院陸續制修訂有關司法解釋,國家版權局也制修訂相關部門規章和規範性文件,著作權行政執法將在維護權利人合法權益、規範市場版權秩序、促進產業發展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加快版權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呼聲更響亮

2020年12月31日,曾被法院宣判侵權的郭敬明、於正,分別在進行了經濟賠償和法院強制在媒體刊發判決書主要內容的若干年後,公開向被侵權人莊羽、瓊瑤和公眾賠禮道歉。這場公開道歉,引起了社會各界對抄襲(即侵權)應該怎麼賠禮道歉才能消除影響的大討論。不管促使他們道歉的緣由為何,可以肯定的是,我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大形勢、知識產權社會信用體系系列文件的出台和違法失信懲戒制度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對二人產生了強大的震懾作用。

無獨有偶,2020年12月18日,北京海淀法院一審判決著名編劇王興東、陳寶光起訴董哲侵佔《建國大業》編劇名譽、欺世盜名,構成不正當競爭勝訴,被告應書面登報致歉,消除不良影響,不得再做虛假宣傳,賠償12.45萬元。

如何讓侵權人賠禮道歉,消除影響,除了經濟賠償和法院在媒體刊發判決書強制執行外,筆者建議應建立侵權違法失信懲戒聯動機制。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統籌推進知識產權領域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自2014年開始,國務院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關於建立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加快推進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2016),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2019)等一系列文件,要求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褒揚誠信,懲戒失信,將故意侵犯包括版權在內的知識產權、嚴重破壞市場公平競爭秩序和社會正常秩序的行為信息納入失信記錄,建立健全知識產權誠信管理制度,形成行政性、市場性和行業性等懲戒措施多管齊下,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的失信聯合懲戒大格局,提升全社會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

2020年12月21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完善失信約束制度構建誠信建設長效機制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明確了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公開範圍和程序、嚴重失信主體名單認定標準和程序,明確將嚴重破壞市場公平競爭秩序和社會正常秩序,拒不履行司法裁判文書和行政處罰決定書的法定義務,嚴重影響司法機關和行政機關公信力等嚴重違法失信行為的責任主體納入嚴重失信主體名單,開展對違法失信市場主體的多部門聯合懲戒。值得關注的是,著作權侵權人也將被列入“老賴黑名單”。

可以預見,我國將加速推進版權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逐漸形成行政、司法和社會治理三方共治的侵權違法失信聯合懲戒格局,形成尊法學法守法用法的良好社會風氣。

著作權集體管理迎來規範發展新機遇

過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5家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均未能進行換屆。2017年年底,集體管理組織按照中央統一部署,完成了與行政機關的脱鈎工作,同時按照中央“脱鈎不脱管”的要求,接受國家版權局的業務監督和管理。

集體管理組織與國家版權局的關係由主管與被主管轉變為監管與被監管,新修《著作權法》第八條明確規定,國家著作權主管部門對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負有監督和管理職責,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的性質是“非營利法人”,除了訴訟、調解之外,增加了集體管理組織的調解職責和公示義務,規定了著作權使用費爭議的解決機制。這些規定,增加了集體管理組織工作的透明度,有利於社會監督和集體管理組織的自身發展,是規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健康發展、發揮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的社會治理作用和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機制,迴應了長期以來社會對集體管理組織的諸多關切。

2020年,受疫情影響,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雖未能全面落實年初制定的工作計劃,但仍為文字作品著作權人收取版權費2244萬元,首次突破2000萬元,其中報刊轉載和教科書法定許可使用費542萬元,彙編權、戲劇表演權、信息網絡傳播權集體許可使用費1692萬元,版權代理、維權和其他10萬元。比2019年的1931萬元增加313萬元,增幅為16%,實現正增長。

2020年,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各項著作權收費總額達4.08億元人民幣,歷年給廣大音樂著作權人收取的各項著作權使用費總計已經超過26億元人民幣。2020年,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卡拉OK著作權收費到賬總額達2.12億元人民幣,其他項目版權費到賬1659萬元,實現財務收入約24519萬元,僅比未受疫情影響的歷史最高峯2019年略低。

可以預計的是,2021年,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將繼續大力宣傳和精準解讀新修《著作權法》;主動為國務院修改完善著作權法配套行政法規建言獻策;充分利用新法,通過訴訟、行政投訴等方式,向會員反映強烈的領域展開維權行動,切實解決會員和其他權利人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維護合法權益問題,讓會員和其他權利人感受到公平正義,提升其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十四五”時期版權產業發展更迅速

“十三五”時期,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包括版權在內的知識產權保護。版權在國家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中的作用凸顯,版權產業獲得較快發展,公眾版權保護意識逐漸增強,版權資產理念逐漸被產業界認可和接受。網絡IP、影視IP也被賦予了新的內涵,成為“優質作品”“優質版權”的代名詞,版權已經成為企業核心競爭力的核心因素。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最新發布的《2019年中國版權產業經濟貢獻》調研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版權產業的行業增加值為7.32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34%,佔GDP的比重為7.39%,同比增長0.02%。蘇州吳江絲綢產業項目成為繼江蘇南通家紡項目和福建德化陶瓷項目之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我國確定的第三個版權保護優秀案例示範點。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倡導創新文化,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我國56個民族擁有豐富的民族民間文學文藝資源,這些資源的傳承與版權保護在經濟社會文化發展中佔有重要地位,因此,討論了30年的民族民間文學文藝版權保護立法也應該提上立法機關的議事日程。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十四五”時期國家版權保護和運用規劃即將制定併發布。“十四五”時期,我們應努力參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框架下的全球版權治理,講好中國版權故事,打通版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全鏈條,樹立崇尚法治、敬畏法律、鼓勵原創、尊重版權、弘揚正氣的社會道德風尚。版權保護工作將為建設信仰法治、公平正義、保障權利、守法誠信、充滿活力、和諧有序的社會主義法治社會貢獻自己的力量。

(作者系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總幹事)